|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司法公开 机构设置 诉讼指南 法学园地 法苑文化 法院执行 道德讲堂 专题报道 档案查询预约

 

司法公正与司法公信建设

  发布时间:2013-12-23 15:40:15


    司法是用以定纷止争、惩治犯罪的手段。“司法”的概念来自西方洛克、孟德斯鸠等一批启蒙思想家学说,司法一词和“正义”、“正当”是同义词语。孟德斯鸠提出的三权分立说,把国家权力划分为立法、行政、司法三个部分,其中,“司法”指的主要是国家被动中立裁断纠纷的权力,一切争议的终极解决办法就是司法解决(正义的解决)。司法人员(法官)通过长期司法活动向受众提供正义、公平、可信、权威的执法案例,在受众心目中建立起来的诚实守信、公正、正派的信任度和影响力被称之为司法公信[1]。公信的内涵包括公平、正义、效率、人道、民主、责任的信任力,反映了民众对司法的内心认同、信服和信任。近年来,司法公信不高的问题日益突出,因而,促进司法公正,提高法官职业道德构成司法公信建设核心,而司法主体—法官的职业道德则是体现司法公信的核心之基础。

    一、司法公信的核心

    司法主要指法院的审判活动。在法治社会,司法被认为是救治社会冲突最终的方式,与广大公众的切身利益和基本权益密切相关,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一道必不可少的环节。司法公正是司法的价值取向,是社会公平正义对司法工作的根本要求。司法公正基本内涵就是在司法活动的过程和结果中,坚持和体现公平与正义的原则,包括公平、平等、正当、正义等。司法只有公正才能产生司法魅力,才能赢得广泛认同和信任。司法公正和司法权威是司法公信的基础。

    (一)司法公正的本质。司法公正本质上是一种价值评价活动,是人把握世界、事物、事件等对自己的价值的观念活动,是人观念地把握事物的意义的活动,并具有相对性和绝对性、主观性和客观性、应然性和实然性的特征[2]。司法公正是检验法治是否实现的关键环节,也是评价一个社会是否实现公平正义的具体标准。一个能够实现公平正义的社会,有助于人们树立法治信念,并自觉地维护公平正义的秩序。当司法机关严格公正依法执法与全体社会成员自觉守法用法有机的结合起来之时,我国距在全社会实现公平正义秩序的目标又迈进了坚实的一步[3]。司法公正通过司法人员即法官的司法活动来实现的,因此,在司法过程中,法官的业道德直接影响司法公信。

    公正是司法永恒的追求,廉洁司法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公正廉洁司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是司法工作的生命线。司法公信力的“信”应该包括三层含义,即信仰、信任、信赖,只有法官和社会公众都具有信仰、信任、信赖,司法公信力才可能产生,公正廉洁司法也才可能真正实现。  “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法官信仰法律,才会有公平正义的价值追求,不把法律作为谋生手段和牟取不当利益的砝码,有公正廉洁司法的“不愿为”动力;社会公众对法律的信仰,是司法公信力的合法性来源,“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们的内心里。[4]”

    温家宝总理指出:“我们现在的社会还存在许多不公平的现象,收入分配不公、司法不公,这些都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国家的发展不仅是要搞好经济建设,而且要推进社会的公平正义,促进人的全面和自由的发展。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温总理的话语掷地有声,再次强调了社会公平正义对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的重要作用。司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当前推进社会公平正义,要高度重视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

    (二)司法权威内涵。司法的基本职能是公平而有效地解决纠纷,而司法权实质上是一种在法律上认定事实并作出终局结论的权力,因而,在司法程序中,“法律的权威”和“司法的权威”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实质同一的。 学术界说法:权威是一种被正当化了的权力,能够引起人们的自愿服从,而不仅仅甚至主要不是以强制手段引起服从。司法权是公共权力,必须具有以司法强制手段引起服从的能力,必须同时具有引起人们自愿服从的能力。

    司法权威是由司法拘束力和司法公信力所构成的、公平而有效地解决纠纷并引起普遍服从的公共性力量。其中,司法拘束力是引起普遍服从的强制性力量,它表现为司法权在法律上所具有的、不以当事人和相关人意志为转移而对其行为予以控制的能力;这是司法权威的体现。司法公信力则是既能够引起普遍服从,又能够引起普遍尊重的公共性力量,它表现为司法权所具有的、赢得社会公众信任和信赖的能力。司法权威是以司法人员的职能活动为载体的,是体现在司法人员的职能活动之中的,因此,司法权威的主体同样是以法官为主的司法人员。

    (三)法官职业本质。法官应该是法治的化身,法官之于法治的意义,甚至远远超过了任何法律规范本身。司法公正与司法权威都是通过法官司法过程来实现的。法官的道德与学术品质将直接影响人们的法治理念的建立,影响社会和公众对法院裁判的认同。“由于法律专门化程度的提高,法律将越来越多地体现为一种专门的技术知识。[5]”法官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法官职业道德与一般社会道德相比,有着更为严格的职责性、强制性和自律性,这是因为,法官职业道德从属于政治权力,在法官职务范围内的一切职业活动都与权力的运作紧密相连。法院作为维护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社会中诸多矛盾,需要法律调整,由法院来解决,因此,法官承担着维护社会正义的重大职责,对法官职业道德的要求应当高于其他职业道德的要求。

    (四)法官职业道德构成司法公信的核心。司法公信力作为司法权赢得公众信任和信赖的能力,首先意味着司法裁判者的判断力可以信任和信赖。在美国,人们比较普遍尊敬和敬仰法官,甚至在并不同意他们的判决时也是如此,就是因为美国法官具有精通“法理”的司法职业智慧。美国民众把法官定位为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最优秀的人,使法官凭借其公认的职业素质和经验获得认同和尊重。法官在司法过程中,只有把“忠诚、为民、公正、廉洁”作为法官的共同价值追求,才能塑造法官群体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职业尊荣。法官应当具有很高的社会信任度,从司法公正与司法公信角度来说,法官是由社会中最讲职业操守、最有法律技能的人充任的。人的行为是靠人的思想支配的,即有什么样的思想,就有什么样的行为。这是一般性的标准。法官的司法行为受道德思想控制,鉴于职业要求,法官的职业道德,应当是具有群体共性的职业操守和个性修养。共性操守包括具有共同的法律知识基础、共同的法律思维方式、共同的法律价值观念和共同的法律理想目标,同时还需有正义感、责任感和荣誉感;个性道德修养包括富有智慧,健康的人格,良好的个人声誉。

    法官的职业技能、职业伦理和职业道德等综合职业素质。构成法官职业道德的内涵。从某种意义上讲,没有高素质的法官队伍,就不会有法治国家的形成。法官素质的提高会增加社会公众追求公平正义的信心。 法官应当具有的职业素养首先要“树立正确的纠纷解决观、维护稳定观、群众利益观和司法权威观,着力提升法官有效化解矛盾纠纷的能力、做好当事人思想工作和理顺群众情绪的能力、对突发性纠纷的应急处置能力”。其次,要努力增强驾驭庭审的本领、辩法明理的本领、纠纷调处的本领以及拒腐防变的本领; “今后应借鉴德国、日本选拔法官的做法,规定很高的任职资格标准,在很高层面上对法官进行经验、学识及品行的要求,并通过严格程序挑选法官。[6]”由此,法官的职业道德、声誉以及根植于声誉的信任,必须通过法官队伍的大力提升而获得。法官必须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相应地,要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地位观和利益观,具有忠实于党和人民的事业、忠实于国家和法律、自觉服务大局的思想政治品格,具有恪守公正、追求高效、廉洁自律、文明司法的职业操守。

    二、影响法院司法公信力的因素

    目前,影响法院司法公信力的因素由多方面,例如社会大环境的影响,民众对包括司法机关在内的国家机关缺乏信任;司法存在不公正现象;司法实践中“重实体,轻程序”意识引发社会对于法院裁决公正性的合理怀疑;市场经济环境下法官群体的法律水平与道德水平发展不均衡,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司法公正性,直接影响法律的权威和法院的公信;公众对司法期待过高,与实际情况发差较大等等。目前,部分法官欠缺良好的法律素养和公正的司法理念,经不起诱惑,在利益面前,漠视当事人利益,滥用职权,枉法裁判,严重损害了法律的权威和尊严。这些都严重损了人们法院的声誉,对法院司法公信产生了一定的不良影响。

    我国的民众对于法官司法的评价怎样呢?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分析。首先,信访居高不下。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至2011年度工作报告统计,最高法院在2011年办理来信来访147449件人次,地方各级法院办理来信来访3995244件人次,其中,2011年全年涉诉信访达455242件人次。从这组数字不难看出涉法信访问题是部分群众对司法不信任的表现和结果,是当前我国司法公信滑坡导致的“信访不信法”现象。其次,“三案”问题突出。还有一个社会反映比较强烈的问题是一些司法机关或司法人员违反法律规定,为谋取个人利益、部门利益或地方利益,滥用司法权,包括乱扣押、乱查封、乱冻结。个别法官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甚至徇私舞弊、枉法裁判,在谁上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最高人民法院2011年工作报告显示:2011年全国共查处违法违纪审判人员292人,其中,依法被追究刑事责任109人。第三,法官消极不作为。司法不作为主要表现为司法机关或司法人员不履行法定职责,有案不立,对案件久拖不决,效率低下,“立案难”、“申诉难”和“执行难”作为司法不作为的主要表现,容易使当事人对司法公正产生怀疑或是去信任。

    三、加强司法公信建设的重要途径

    司法公信力建设的目的,在于通过建立和维护司法中的信任关系,树立司法权威,实现为民宗旨,促进社会和谐。加强司法公信力建设,是保障与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的重要途径。建设司法公信的途径由多种,既可以通过增强公众权利意识来培养法律信仰和法治精神,提升法律信仰,又可以加强对司法主体职业道德的培养。笔者认为,提升法官的公信力是培育现代法治精神的重要环节。法官是法律的具体执行者和操作者,“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加强法官队伍建设,提升职业道德水准是夯实司法公信建设的核心基础。近年来“涉法上访”案件的数量居高不下, “信访不信法”,“缠诉缠访”问题也已到了令不少法院一筹莫展的地步。全国上访人数由较大增幅。其中很大一部分有正当理由。其中,就有老百姓对司法不信任[7]。对司法不信任与法官职业道德低下有重要关联。

    (一)加强司法公信建设的途径。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司法公信,是靠司法机关严格执法,主持公道,伸张正义,热情服务赢得的。加强司法公信力建设,首要的是加强法官队伍建设,这是司法公信建设的重要基础。法官职业道德要素广泛涵盖了人民法官的职业道德内容。提升司法公信要从提升法官思想道德基础和职业道德基础入手。

    (二)培养思想道德。《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第三十四条规定:“法官应当加强修养,具备良好的政治、业务素质和良好的品行,忠实地执行宪法和法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是对法官加强自身修养的基本要求。法官的言行应当与公共利益、公共秩序、社会公德相一致。必须筑牢四个职业道德底线。

    1、筑牢坚定的政治性底线。我国的社会主义性质决定了法官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法院的法官,在法官职业道德的思想标准中,坚定的政治观念是首要的标准。要求法官必须讲政治,讲信仰,讲党性,讲原则,讲大局,站稳政治立场;坚持党性原则和党的基本路线;坚定共产主义信念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自觉服从、服务于党的中心工作和全党工作大局;任何情况下都能忠于党和人民,忠实于法律。

    2、筑牢正确的利益观底线。利益是对每一个人道德水平最实际的检验,是衡量道德高低的试金石。正确的利益观念的内在标准,要求法官必须正确处理个人利益与党和国家、集体、他人利益的关系。当个人利益与党和国家、集体、他人利益发生矛盾时,毫不犹豫地服从党和国家、集体、他人利益;正确处理正当利益与非法利益的关系,任何情况下在非法利益面前不动心;正确处理手中权力与个人利益的关系,任何情况下不利用手中权力为个人和家庭谋取私利;正确处理廉洁执法与各种利益腐蚀的关系,任何情况都不接礼,不受贿,不贪赃枉法。

    3、筑牢鲜明的正义底线。法官必须是正义的化身,才能明判是非,善恶明断,主持正义,坚持公道,惩恶扬善,扶弱济贫,打击与保护对象明确。公正司法是党和人民对法官的基本的要求,也是法官职业道德的重要内容。公正的司法观念的内在标准要求法官必须做到独立审判,居中裁判;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平等地对待每一位当事人,平等地保护不同诉讼主体的合法权益,尊重客观,而非主观臆断。

    4、筑牢高尚的情操底线。法官作为执法者,必须具有高尚的道德情操观念。这种高尚的情操观念的内在标准要求法官追求上进,情趣健康;为人正直,品德优雅;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爱岗敬业,甘于奉献。

    (三)培养职业道德。法官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法官职业道德与一般社会道德相比,有着更为严格的职责性、强制性和自律性,这是因为,法官职业道德从属于政治权力,在法官职务范围内的一切职业活动都与权力的运作紧密相连。法院作为维护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社会中诸多矛盾,在运用教育的、行政的和经济的种种手段无法解决时,最后都要拿到法院来解决,因此,法官承担着维护社会正义的重大职责,对法官职业道德的要求应当高于其他职业道德的要求,要在四个方面提升自身修养。

    1、提升法律修养。法官是执法者,系统而全面的法律修养是正确执行法律、适用法律的前提。法官必须具备全面的法律修养。还要精通地方法规、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不仅要精通与审判工作、审判对象相关的专业法,还要精通相关的司法解释;保证司法活动的严肃性、合法性,做到程序和实体公正并重,做到公正地认定案件事实,公正地认定证据的效力,公正地保护每个权利主体的合法权益,公正地确保义务主体应承担的法定义务。

    2、提升析理修养。“情理是法理的基础,法理是情理的升华。法理离不开情理,情理也不能脱离法理。情理和法理既相对立,又相统一,既有所区别,又相依相伴,紧密相随。”[8]情理与法理时常有冲突,甚至发生错位,相对于法理,公众更愿意从情理角度评价司法公正与否,这就要求法官在准确、完整地把握法律规范的原意和精神前提下,关注司法的社会需求和社会评价,辨法析理,使得司法效果在法理与情理上取得统一,把公正司法与案结事了、定纷止争有机结合起来,真正做到“辩法析理,胜败皆服”。

    3、提升理念修养。法治理念是法律制度的灵魂,是推动法治进步的一种内在的动力。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是在“法治”这样一种全球化的意识形态话语里寻求中国的主体意识[9]。在现代法治理念下,法官要具有司法礼仪修养。必须使用符合法官职业特征的审判专业性语言;与审判对象相关的行业语言;符合逻辑思维规律的逻辑语言;举止文明,在庭下应做到:举止端庄,神态自若,情绪稳定。在庭上应做到:明察秋毫,严肃认真,居中裁判,行为规范。

    4、提升慎独修养。法官在审判活动中也会遇到来自方方面面的诱惑和干扰,能否抗拒诱惑是对法官道德素质最严峻的考验。法官要把所承担的职责转化为个人内心的信念,增强自我约束、自我完善的能力。法官必须严格执行工作纪律,在金钱面前不动容,美色面前不动心,亲情面前不动情,名利面前不伸手,压力面前不低头,做到自我约束、自我控制。即使在法律、规章制度管理不了的地方,也能正确抉择自己的行为,做到慎独自觉地遵守道德原则,实行自我约束和监督。

    本文参考文章:

    [1]当前中国司法公信力的现状研究

    [2]陈红心、程瑜《论司法公正的本质、属性及意义》

    [3]张锐智《论司法公正对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作用》

    [4]摘自《人民法院报》吕忠梅《让公正廉洁司法成为司法公信力提升之源》

    [5]苏力《法律活动专门化的法律社会学思考》

    [6]李少平《看得见的正义——论司法公信力建设》

    [7]李浩《法官素质与民事诉讼模式的选择》

    [8]杨立新《法理情理关系辩》杨立新民商法网

    [9]车庆华、冯军:法治理念在法治建设中的地位。

 
 

 

关闭窗口